唐泽灵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回报社会啦~红区邀请码

 

 

 

需要自取,新注册只有两个╮(╯▽╰)╭真爱粉请进。

hiyyy8 

​ zksryy 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我想让你知道我在哪里
你在哪里能找到我

嘤嘤嘤这才是真爱啊,作为一只新入坑的小白我好感动。

东哥╭(╯3╰)╮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噩梦

 又来短小君,来自被噩梦惊醒的怨念,什么时候也能来一发粗长君呢,求太太们指点~~o(>_<)o ~~。

 

漆黑的雨夜,楚子航独自在大雨中行走,他打着一把看不清花纹的漆黑大伞,他的鞋子和裤脚沾湿了,但他感觉不到冷,好像黑夜把一切情绪都吞噬了。

这像是一条高架桥,但是没有标志,没有路灯,可他脚下的触感让他就是知道,暖黄色的光笼罩着他照亮他身前一小片地方,指引他不由自主的向前走。这条路没有尽头,似乎可以让他一直走下去。

周围什么也看不见,无尽的黑色中即使藏着那些黑色的影子他也是看不见的,这个认知让他心里一惊。丢失的感官涌了回来,他听见了朦胧而模糊的歌声,分不清是太古龙吟的歌唱还是爱尔兰的民歌。他的感觉很奇怪,像是腾在半空中俯视自己似的,当他看清了黑伞的花纹是经典的格子纹时,心里若有如无的升起了对这梦境一丝轻蔑,再向下看,他发现笼罩着他的光芒竟来自那双变得无比狞亮的黄金瞳!

楚子航猛地惊醒了,他的心跳放松下来,发现自己正保持一个僵硬的姿势绷紧腿虚踏在病床上,他慢慢的放松身体,脚下是床褥柔软的触感。他心里松了口气,轻盈的翻身下床,他无比熟悉这个病房,自从路明非带他从尼伯龙根逃出来,他就在这里养伤。他看着窗外飘飞的雨丝,用来透气的窗缝吹进湿润的潮气。自己不能再使用暴血了,他想,再度龙化会让他在追求力量的路上越走越远,那份力量不是人类能掌握的,回去应该联系苏茜销毁或永久封存关于暴血的资料,让狮心会做一只带项圈的狮子吧。

路明非式的吐槽让他心里轻快了一些,他想去看看路明非。

从格陵兰回来后的很多晚上,当他从梦里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路明非趴在他床边,第一次发现的时候他摸摸路明非的呆毛,只当他做了噩梦,要他回去睡。后来他在床边发现了各种各样的路明非,流着口水在椅子上仰面朝天的,趴在被子上脸上压出红红印子的,还有挂着黑眼圈发呆的。他追问路明非原因,路明非嘟嘟囔囔的说:“还不是怕师兄你又失踪了吗,这样就算你要失踪我也能立刻发现啊。”他被路明非逗笑了,路明非呆呆的望着他笑的样子,转身逃出了病房。

楚子航握住病房门的把手又停住了,这么晚了会打扰他休息吧,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,轻轻的也许不会惊醒他。楚子航无声无息的经过一扇扇紧闭的房门,走廊里黑幽幽的没有一盏灯亮起。他轻轻推开路明非的房门,这房间他有些陌生,空荡荡的还有些冷,一丝声息皆无。他走近路明非的床,看着裹在里面的人觉得有点好笑,多大人了,他轻轻掀开手上的白色床单,看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熟稔的轻轻地印上一个吻。

啊,楚子航一声惊叫再次从梦中醒来,他环顾四周,静悄悄的,路明非的手从他脸上滑落。明明是炎热的夏季他的手却冰凉冰凉的,楚子航注视着路明非没心没肺的睡姿,把他的手塞进被子里,轻轻的抱住身旁的爱人。路明非砸吧砸吧嘴,翻了个身扑进楚子航怀里又睡了。

可谁又知道这是不是也是梦的一环,只是他愿意沉溺在这个梦境中吧。